Twinkle小肥猫

stay

是真的可爱😊

他的大提琴在尚未装修好的游泳池里悠扬徘徊,
她重回老家,科尔内管琴瑟相协。两个人。如晴天,似雨天。
这部电影虽然不咸不淡,却是那么感人。男孩虽然聪慧孤僻,有着成年人的想法,但也只是个男孩,这样设定就十分柔和。女主也不是为了衬托男主,他们的相处是有一种不可定义的情感,这是这部电影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当你遇见一个可以感你所知,为你所想的人,这是多么难得啊,却要离别。

for上一篇文章,《坠落》

如何优雅地度过一个夜晚

坠落

当我看到,房间的窗帘都漂浮在空中的时候,手上的酒杯,“咔次”垂直落地而碎。我回忆着刚刚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。
打开房门之后出现大片绮丽的花纹,从厚实的地毯,蔓延到墙布,天花板。我坐到沙发上,随手倒了一杯白开水,心想这里的装修风格真是独特,像一个有窗口的方格子。
一阵刺骨的肃寒的室外冷风直呼进来。窗户没关。
我跑到窗前,发现臃肿的窗帘在由下而上,如花朵般旋舞。
风力明显强劲了。巨大的吸力将我包住,直至双脚脱离了房间地面,来到了万尺高空之上。我紧紧闭上双眼,脑海回顾着自己曾经看似平淡,现在美好得可怕的短暂一生。
一直在下坠。
不知多久。

我怎么还不落地而死?

睁开眼勉强向下看了一眼。
万尺高空,在下。高楼大厦,在上。
我正惊恐地,撕裂脸皮地,向天空坠落。

假期最后一天我要做的事
▪烤面包当早饭
▪试试看能不能把交叉步练好
▪看三国演义三回
▪网购一下书籍和开学用品
▪看一部新的电影一部旧的电影
▪稍微。。。挽救一下作业
▪收拾东西准备开学!
▪依旧ready for the aftershook!

期待明天老六的新单哈哈

着实有可爱动人之处

岩汶:

还没画完,明天画背景(大概)

忘机又被我画丑了......

用废弃蓝墨水瓶随便拍的(∗❛ัᴗ❛ั∗)

[皇上太贤惠了怎么办三]高甜慎入

长庚的双眼半垂,浓密的睫毛仿佛沾着点点银河。哪里有乌尔骨的重瞳,哪里有邪神的暴虐,分明像一只温柔待寐的灵狐,勾引着顾昀心尖的一尺一寸。
顾昀一下子坐了起来,喘了一口气,坐着一言不发。长庚仿佛知道自己错了,又好像装作不知道似地抱住顾昀的肩膀,手里卷着顾昀如绢的长发,轻声说道:“你到底有几个儿子?”
顾昀肩膀动了动,将身后的人“咚”推回了床上。长庚躺在床上,嘴上却不依不挠:“我身上的乌尔骨被陈神医治好了,可我心里的乌尔骨.....顾昀,只有你可以引起,也只有你可以治愈。”顾昀倏地扣住长庚的双臂,双目瞪大:“你糊弄谁呢?这天上地下,远古邪神,四海疆土,就没有你李旻征服不了的事,对吗?我顾子熹也是,从身到心都要时时刻刻地围绕着你转,对吗?”
短暂的凝固。
长庚竟然哽咽了一下,偏过了头:“我只想让你做我一个人义父。”天忽然黑了。顾昀一把拉上了窗帘,熟悉炙热的气息从长庚颈处蜿蜒缠绕。昏暗中顾昀解开了长庚的衣服,明明是烈火燃烧,却偏偏压低了声音:“想叫我义父,那就让你叫个够!”长庚微微一笑,在黑暗中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:“义父,收养我吧,我很乖的。”手上却滑到了顾昀的衣服深处,像个小兽一样咬住了顾昀的锁骨。
大白天,某人在床上让顾帅狠狠体会到了他的“乖巧”。陈轻絮被请来,在门口驻足了片刻,嘴角带着一抹让人不明所以的微笑离开了。
顾昀事后知道,心想到底是神医,见多识广。
长庚为顾昀披上了自己刚做好的白底繁花纹的锦袍,挽着他的的手,来到了四季如春的花园里。
长庚:“这衣服我做的不薄不厚,既可以御寒,又可以灵敏地感应周围的环境。”
顾昀:“有你在我身边,无需这个。”
长庚:“你不怪我了吗?”
顾昀轻挑眉毛,伸手摸了摸长庚的后脑勺:“要那么多儿子干嘛,有你这么贤惠的,一起共度余生就够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