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winkle小肥猫

假期最后一天我要做的事
▪烤面包当早饭
▪试试看能不能把交叉步练好
▪看三国演义三回
▪网购一下书籍和开学用品
▪看一部新的电影一部旧的电影
▪稍微。。。挽救一下作业
▪收拾东西准备开学!
▪依旧ready for the aftershook!

期待明天老六的新单哈哈

[荒野求生脑洞文]魏婴篇

原著衍生▪ 修改版

“蓝湛,你怎么走这么快啊”
“蓝湛,快看看我呀,我都要看不见你了......”
“蓝忘机,蓝......”

魏无羡勉力睁开眼睛,四目一片荒芜,唯有柴火在黑夜里刺目地舞动。一只黑乌鸦歇脚在一棵枯木上聒噪直叫,吵得魏无羡脑壳疼。却渐渐地被衣料之间的摩擦声取而代之,火光逐渐消失。

十一天前。忘羡二人行走到沙漠边境,为赴当地一家地主的除魔的请求拜约。结果到了府中后,那家主人只凭印象,独独信任蓝忘机一人,私自将魏无羡半夜驱逐了出去。好巧不巧,一阵沙尘暴来临使魏无羡迷失了回原路的方向。
魏无羡只熟悉水性,全然不知如何在荒芜干燥之地生存。只好硬着头皮边走边吹笛呼唤蓝忘机。谁知笛声非但没有叫来蓝湛,反而吸引了一批陌生的尸种。这类尸种在沙漠中迷路缺水绝望而死,因而有归家执念和求生之欲。不易驯化,怨念不浅。
曾经莹润光洁的陈情,现在沾满了沙粒,魏无羡吸入了灰尘,又因极度缺水咳嗽了起来。魏无羡沉着眸子,抽出数十张符咒逆风成阵。正欲滴血,却在风沙弥漫中忽然瞥见一缕云白色绸带。
忘机?
含着最后一丝希望,沉重地闭上了眼。

温润的清瞳映入眼帘。
“蓝湛!”魏无羡一把抓住蓝忘机的胳膊,使劲把自己蹭到他的怀里。背后一只手轻轻揉了揉后背。嘴里又说了一句:“我在。别动。”怀里那人便一动不动,嘴里却说:“蓝湛,真的是你?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。蓝忘机只好把他的身子翻过来,两腿跪在魏无羡双腿两侧,一手捧着魏无羡的脸,俯身用嘴巴含着魏无羡的耳朵,一字一顿的说:“你 听 好 了,我就在你身边。”
魏无羡总算是听懂了的样子,笑嘻嘻道:“蓝湛,十一天没见,还以为就见不到你了,人家想死你啦!”
蓝湛:“嗯。”
差一点。差一点又是十三年。
一字背后,余音无穷。
魏无羡:“这只乌鸦好吵啊!”
蓝湛拿着避尘的手又犹豫了,魏无羡不在的时候,这只乌鸦陪了他十一天。乌鸦是乱葬岗的常驻之客,蓝湛以前经常会在山下夜猎,对乌鸦有种亲切之感。
魏无羡:“原来蓝二哥哥害怕杀生呀,那,二哥哥给我唱首歌吧!”
蓝湛:“我只会那一首歌。”魏无羡看着手里的陈情,突然有了主意。
“蓝湛,你试试吹吹我的笛子?”
蓝湛摇摇头:“不会 ”
魏无羡:“乐器总是有相通之处嘛,你先看我吹一遍。”
吹完之后,笛子上沾满了口水。魏无羡想甩一甩,蓝湛:“不用。”接着就拿来吹了起来。魏无羡看着觉得不对,就一手勾住蓝忘机的脖子,一手端住笛子,想要再亲身示范一遍。由于魏无羡是半躺着在他的怀里,头发就蹭在他的喉结那儿。蓝忘机身体微微一僵。
魏无羡示范完了,道:“陈情就像是我的孩子,现在,他也是你的了。”蓝忘机一口叼住了陈情,嘴角带着一丝丝微笑。 魏无羡忽然预感到了什么,连忙叫道:“哎呦哎呦,这里好痛,那儿也好痛......”
当夜,笛声远荡,魏无羡终于睡了个好觉。

着实有可爱动人之处

岩汶:

还没画完,明天画背景(大概)

忘机又被我画丑了......

用废弃蓝墨水瓶随便拍的(∗❛ัᴗ❛ั∗)

可爱又好喝ヽ(⌐■㉨■)ノ♪♬

[皇上太贤惠了怎么办三]高甜慎入

长庚的双眼半垂,浓密的睫毛仿佛沾着点点银河。哪里有乌尔骨的重瞳,哪里有邪神的暴虐,分明像一只温柔待寐的灵狐,勾引着顾昀心尖的一尺一寸。
顾昀一下子坐了起来,喘了一口气,坐着一言不发。长庚仿佛知道自己错了,又好像装作不知道似地抱住顾昀的肩膀,手里卷着顾昀如绢的长发,轻声说道:“你到底有几个儿子?”
顾昀肩膀动了动,将身后的人“咚”推回了床上。长庚躺在床上,嘴上却不依不挠:“我身上的乌尔骨被陈神医治好了,可我心里的乌尔骨.....顾昀,只有你可以引起,也只有你可以治愈。”顾昀倏地扣住长庚的双臂,双目瞪大:“你糊弄谁呢?这天上地下,远古邪神,四海疆土,就没有你李旻征服不了的事,对吗?我顾子熹也是,从身到心都要时时刻刻地围绕着你转,对吗?”
短暂的凝固。
长庚竟然哽咽了一下,偏过了头:“我只想让你做我一个人义父。”天忽然黑了。顾昀一把拉上了窗帘,熟悉炙热的气息从长庚颈处蜿蜒缠绕。昏暗中顾昀解开了长庚的衣服,明明是烈火燃烧,却偏偏压低了声音:“想叫我义父,那就让你叫个够!”长庚微微一笑,在黑暗中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:“义父,收养我吧,我很乖的。”手上却滑到了顾昀的衣服深处,像个小兽一样咬住了顾昀的锁骨。
大白天,某人在床上让顾帅狠狠体会到了他的“乖巧”。陈轻絮被请来,在门口驻足了片刻,嘴角带着一抹让人不明所以的微笑离开了。
顾昀事后知道,心想到底是神医,见多识广。
长庚为顾昀披上了自己刚做好的白底繁花纹的锦袍,挽着他的的手,来到了四季如春的花园里。
长庚:“这衣服我做的不薄不厚,既可以御寒,又可以灵敏地感应周围的环境。”
顾昀:“有你在我身边,无需这个。”
长庚:“你不怪我了吗?”
顾昀轻挑眉毛,伸手摸了摸长庚的后脑勺:“要那么多儿子干嘛,有你这么贤惠的,一起共度余生就够了。”

昨天看的楚门的世界。
“你有没有一种感觉
我们一生都身不由己?”

[皇上太贤惠了怎么办二 ] 乌尔骨复发?

屋外传来了王伯的咳嗽声:“顾帅,沈将军一家来拜年了。”长庚恋恋不舍地将手从顾昀腰里抽回,在他耳边舔了一口,说:“我去做衣服了。”
顾昀从厨房绕过来,手里拿着一个甜糯米团,笑眯眯地走到陈轻絮怀里的沈胖小面前。沈胖小伸出小爪子,糯糯地说:“要......”顾昀坏笑着说:“乖,说‘义父’叔叔就给你。”沈易教儿子:“说义父。”
沈胖小犹豫了一会儿,极为清亮的喊了一口:“义父!”这声音穿过厨房,传到了长庚耳朵里。长庚脸色微微一黑,放下锦布,一下穿到了厅堂里,将沈胖小从顾昀怀里抱过来。沈夫妇见了皇上要拜见,被长庚制止了。长庚微笑着向沈易说:“这孩子叫什么?”沈易回答:“名叫轻轻。”顾昀对长庚说道:“你要不要也认个干儿子?”长庚却置若罔闻,将沈夫妇招呼到内堂吃饭了。
午后顾昀想抱着干儿子到花园里转悠转悠,被长庚制止了,说是大冬天花园里光秃秃的有什么好看的。送走了沈夫妇后,长庚又催促顾昀早早洗洗睡觉。顾昀觉得今天的长庚有点奇怪。他把床上的那位扳到怀里,捏住了长庚的下巴,说:“说,今天发生什么了?”长庚张了张嘴巴,似乎不太情愿地说:“今天,轻轻叫了你义父。”顾昀愣了,道:“怎么,还吃小孩子的醋?”长庚不再说话了,转身又往被子里埋了埋。顾昀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第二天一早,顾昀起床后想出去晃晃。才走了几步,嗅觉敏锐的他就闻到了不浓不淡的花香。是从花园那里飘来的。接下来,顾昀就看到了这辈子他看过最奇异的风景:数十棵绿色葱郁的大叶植物坐落在院子的边缘,数不尽的奇花异草争妍斗艳,差一点鸟语就成了春天。等他回过神来,发现院子里有数十个巨大的镜子,镜子周围摆着零零散散的花盆。所有花草都是这镜中显现出来的幻觉。
在这“万花丛中”有一个半大的少年,正搬着一盆紫罗兰走动。顾昀吸了吸鼻子,上前一把抓住他,问:“这些东西都是谁弄的?”小少年看见自家主人,连忙放下说:“我....我弄的。”顾昀一下笑出了声,他已经猜出了是谁。他摸了摸小少年的头说:“你是新来的吗?叫什么名字?”少年害羞地回答:“我是被王伯捡来的,我叫阿莱。”顾昀笑眯眯:“以后,候府就是你的家,我就是你的义父,有谁欺负你就找我好吗?”
正从旁边经过的长庚听的一清二楚,顿觉这是拿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做衣服的时候,心里有一股气,想顾昀最近怎么这么父爱泛滥。意乱中,针扎了手,手指流出了涓涓细血。长庚呆了一会儿,立刻露出一副痛苦的神情,呻吟了起来。
顾昀听到这呻吟声,心里一震,找到长庚,抓住了他流血的的手。长庚勉强从嘴中吐出几个字:“顾.......昀,乌.....尔骨.....复发.”顾昀握着长庚的手一抖,大声喊道:“快,叫陈太太过来!”
顾昀将长庚横着抱到了床上,似乎已经用尽了全部力气。他眼前几乎一片黑暗,仿佛又回到了过去。这时,长庚的呻吟声突然停止了。他扑闪着亮如明星的眼睛,两手勾到了顾昀脖子上,说道:“顾子熹,你看着我。”

[皇上太贤惠了怎么办 一]

又是一年隆冬。
今年年末候府与往常大为不同,红灯高挂,张灯结彩。家里的老仆人都忙的停不下脚,又是准备食材,又是装饰房子,不得不额外又招了一个才十四岁的小帮手。
之所以这么忙活,是因为新帝要来吃年夜饭。长庚没有什么挂念的亲人,真正挂念的只有一个顾昀罢了。于是在整理完手上的事后,就甩手离开了宫中到候府里寻乐子。
刚到候府就看到一个小毛猴在杀鸡。那小毛猴杀起生来颇有仗势,手里的刀却拿不稳。长庚走进来,他手里一松,一只鸡就这么扑向了长庚。男孩也不认识他,就只一个劲地道歉。长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说:“杀鸡不适合你,你去做另一件事吧。”说完又偷偷在男孩耳朵里说了什么,男孩耳朵一下就红了,二话不说直接夺门而出。

一直到中午,顾昀才懒洋洋地起床,对候府里热闹的氛围完全不参与。他揉了揉眼睛,看见长庚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长鞭的东西走了过来。睡意一下消散全无,脑中一片清明,心想:陛下这是想做什么?长庚只是面带桃花地笑,默而不语地将双臂靠近了他。顾昀怔住了,连忙说道:“陛下就算是再年轻气盛也不至于一大早上就......”
“你想什么呢?”,长庚将两手环绕在顾昀的腰间,用软尺在他腰上绕了一绕,一团白色蒸汽在顾昀耳边隐隐现现:“以往见你过年过节都没有换新衣服,今年闲下来,让我给你做一件新的吧。”
顾昀有些疑惑,这事为何不直接交给下人去做。
长庚给他量好了腰围,又量了胸口,头落在顾昀的耳边,未盘起的发丝不偏不倚,恰好缠绕在顾昀半袒露的胸口。长庚知道他在想什么:“做了皇帝之后,心里并没有权倾四野的欲望,只是为了这江山社稷。可位高人寡,总是觉得生活有些不真实,身边缺了些烟火气。唯有在你身边才。。。”顾昀心里揪着疼,嘴角却悄悄勾起,明知故问地说:“先帝留下的那么多后宫佳丽,你难道就一个也看不上吗?”
长庚抬起头,鼻尖靠着他的鼻尖,目光深邃而又聚拢地看着他说:“你就让我好好做你的官人,为你亲手缝一件衣服,好吗?”
顾昀的胸口和鼻子被这小妖精蹭的痒的难受,说道:“你这么贤惠,又会煮面又会做衣服,要我那些仆人有何用?”说完,捏住长庚的一根手指,上下摩挲:“小心,别弄破自己就好。”